阅途社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专注于孩子的阅读,专注于家庭的旅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旅行 招募

【精采书摘七】《心药》之职场法则

2020-2-27 08:28| 发布者: 阅途活动| 查看: 8446| 评论: 0|原作者: 龚莹莹

摘要: 《心药》是一部长篇小说,从完成到修定出版经历了六、七年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小到个人的生活经历,大到国内外的经济形势和社会格局都发生了变化,唯一没有改变的是我们每个人对家园的感情,对生活的热爱,对信念的 ...

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人们常说年轻人要树立正确的“三观”。三观具体是指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世界观是人们对世界的基本看法和观点;人生观则是实践中形成的对人生目的和意义的看法,是世界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价值观是人们认定事物、辩定是非的价值取向。这部小说中的男男女女,他们各自有不同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绝大部分的冲突与对立,成功或失败,说到底都是因为各自的三观不同造成。

高勐接着说:“我有时候也常想,做人图个什么?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人一辈子不就图个被人高看、受人尊敬吗!你跟我不同,自小留部队,又去非洲参加援助项目,你到老到死都是宝贝,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都被人高看一眼。你抹下脸面体验一把底层销售的感觉,不代表你就能成为真正的生意人!做生意是赤裸裸的追名逐利。你懂、你明白,可你办得到吗?从低层往上爬的样子你永远只能学个皮毛,体会不到骨髓里去。修远公司跟从前不一样,虽然集团在往规范化、现代化的运营方向发展,可是他们一边谈理想、讲情怀,却又一边在背地里勾兑理想,倒卖情怀。你和爷爷跟他们不一样!做生意是做市场、做人脉,别人做多少年才有的市场,被你横插一脚半路截胡。说白了你这是在虎口夺食、抢人饭碗。我可以保证,你进集团无论做什么都没人敢说半句不是,但你要知道很多人都是在背后下暗刀子、眼巴巴地等着看你笑话呢!你做得再好都是应该的,那是董事长资源给的好;一旦你做错了,那就是万劫不复,弄不好就身败名裂、一文不值了!”

沈绎心迎接着勐子的目光,眼神深不可测。“勐子哥说的,绎心全明白。可是我在哪里不一样呢?担心身败名裂对我就是个笑话,靠谁养着到老到死有区别吗?”

勐子的拳头擂在桌案上,紧紧地闭上双眼,过了半天才问:“叔怎么说?”

“他说中药公司是他的亲儿子。”沈绎心盯着勐子平静地回答。

“……你也是啊……谁敢说半句不是?”勐子刚说完,眼睛突然一亮,脱口而出,“叔这是要把‘麝予仙’交给你?”沈绎心凝视着勐子,看似风平浪静,脑子里却想着今天刚发生的事情,想到青垚讲的那些话,他感到心海深处有一股难以抑制的潮流在暗涌,几乎要破胸而出。他说:“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我没想过插手集团。有三叔他们,蕴诚和蕴真也是学商的,从Wharton出来就由集团培养……可是,最近一年我想了很多,亲情太重,我消受不起……那时我躺床上手脚动不了,却能听见爷爷在我耳边念叨,他说他这辈子就两个心愿,一是我能重新站起来,二是希望看到‘麝予仙’振兴。你看,我现在站起来了!所以,我想为‘麝予仙’做点儿事情。让我试试,好吗?”

一辈子就图个被人高看、受人尊敬,这是高勐的人生观。小说对他的身世着笔很少,但也有迹可循。他跟沈绎心一样是被爷爷收养,但跟沈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仅是老人“受人之托”。他有经历,有阅历,从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究竟遇到过什么样的人和事?他能跟沈绎心说出这番话,说明两人的关系非常亲近,肯定通过很多血与火的经验教训才得出的这番真诚的告诫。年轻的朋友进入一个新的领域,往往两眼一抹黑分不清形势。如果只顾埋头干活,就不明白自己处于什么样的环境中,职场与人生的道理是一样的,往往你处的位置,是别人苦心经营很久才获得的,如果不分析,得罪了人还不知道。沈绎心之所以低调进公司做基础,其实就是明白自己所处的环境,只有靠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才是自己的路。

青垚朝沈绎心眨了眨眼,伸手敲门:“两位老师好,我们是修远医药公司的……”

话没说完,那女医生突然抬起头,不耐烦地大声喊了一句:“出去!你们不识字的?”

青垚一下愣住了,脸上还挂着笑容。沈绎心上前一步将她护在身旁,说:“不好意思,我们看到有医药代表刚从这里出来。”

青垚站在那里没动,无措变成了委屈,委屈又慢慢转化成气愤,一股脑儿地往上涌。她想起沈绎心为了跟陈跃翔跑市场,拉下脸去卖切菜器,陈跃翔却还洋洋自得地说:“销售门槛低,做成他那样的是没皮没脸的小贩,我这样的才叫精英。”当时她就非常失望,为这个用尊严换取利益,再拿利益套取脸面的行当失望。一瞬间,不服气的情绪再次占据上风。她想,自己是来工作的,不是受气的!走还是不走?不走又该如何?在她思考的当口儿,耳边再次响起了女医生尖利的嗓音:“还不走?杵那里干什么?”青垚深深吸了一口气,待情绪稳定,转身把门关上。只听她缓缓问道:“请问您是在跟我们说话吗?”

沈绎心稍稍挪了挪步子,把青垚亮了出来。

女医生愣了一下,厉声回答说:“对,就是你们!你要干什么?”

青垚看来是豁出去了,她说:“我就是想知道,你对你们院长也这个态度吗?或者对病人也这样?我来工作,看到玫康公司的代表出去,所以我以为你们今天可以接待。如果你能尊重人,说你们今天不接待,我也会说声谢谢离开。但是现在我决定,我的工作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作为一个有知识、有教养的人,要告诉你,如何学会尊重人!”

沈绎心目不转睛地看着青垚,原本的担忧消失了,反而饶有趣味地看着她如何应付这个女医生。她那张倔强的脸,在他看来确是多了几分可爱。此时青垚的鼻息急促,她正滔滔不绝地对女医生说:“我的工作不比你低贱,你不过拥有了一点儿采购权,这权利不是让你用来践踏别人的。我进门的时候称呼您二位为老师,是把你们当作有教养的人尊敬。我本人是伦敦大学Marketing专业毕业的,我的导师是世界顶尖的博士,从知识程度上讲,你未必比得过我。我尊敬你叫你们老师,是因为我懂,要想被人尊重,必须要先尊重别人。所谓‘敬人者,人恒敬之’。你比我年长,估计你的小孩比我小不了多少,难道你也这样教育他,给他做榜样?你希望他走入社会同我一样,遇到的人,都像你这样跟他说话?或者他对别人这样说话?你希望他们不懂得尊重别人,也不配被别人尊重吗?”

因为激动的缘故,青垚一口气说完,脸上泛着红光。

女医生呆滞片刻,抬眼看了看她身后,只见沈绎心事不关己地挑着眉,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表情。她有些心虚,又看了眼对面的男医生,皱眉说了句:“少废话,快走!”青垚抿了抿嘴,倔强地说:“对不起,你不为刚才的行为向我道歉,我就不走。我对人的尊严看得比什么都重!我不是纯粹的生意人,我更要面子。我对你尊重,就希望得到平等的回报,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你必须向我道歉!”

何曾有过医药代表如此书生意气的。女医生直愣愣地瞪着她,只见青垚放缓语速说:“其实道歉并不丢人,丢人的是不会做人。不会做人的人,是没有事业发展和生活幸福的。一个人在这社会上要想得到别人真正的尊重,一定要学会如何尊重别人!”

两位医生目瞪口呆,青垚问对面的男医生:“您说,我说的对吗?”

男医生使劲儿眨了眨眼睛,咽了咽口水说:“消消气,请坐。”他站起来客气地对青垚说,“我们医院有规定,你看都挂在外面了。”

青垚全身松弛下来,她说:“我们开始就这样多好。相互尊重,大家都很舒服。可是刚才主任的态度,实在令人难以接受。我们大家不过是做着不同的工作,我来到这里寻求你们的帮助。每个人在生活中也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吧?难道需要帮助就低人一等?生活中待人接物,体现的都是修养,医院工作的人,更需要这样的修养。我妈妈也是一位医护人员,工作中无论多苦多累她都非常敬业。我选择回国当医药代表,是因为爸爸不在了,留在国内离妈妈近些,难道我做医药代表,就要受到不尊重的待遇吗?”

青垚说到这里,竟真有些哽咽起来。

男医生赶紧站起来,对她说:“这样吧,我替我们主任给您道歉。”

青垚听到这儿,挺直脊梁说:“好吧,我不会得理不饶人。我接受您的道歉,但我希望,您能理解我们的工作,如同我也理解你们一样。我们至少都要在这个社会生存,相互尊重没什么不好吧?”说完她抬头看了看沈绎心,转身准备开门离开,这时那男医生突然说:“您刚才说您是修远的对吗?来一趟不容易,要不先把资料放在这里吧?”青垚并不买账:“谢谢您的好意,不用了。既然你们有规定,我也要尊重你们。今天说了这么多,耽搁了你们的时间,不是为了公司,而是为了我自己作为人的尊严,希望您能够理解。再见,两位老师!”

这个片段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老师的经历,她写在了网络上。在我最后一次修改本书的时候,在微信中征求了她的同意,讨了这个经历,她答应给我并鼓励了我。这里我要向宋明妮女士表示衷心的感谢。

按照结果导向法则,销售的目的是为了卖出产品,客户就是上帝,是不能硬怼的。可是苏青垚(宋明妮女士)就这么做了!我个人很珍视这样的表现,我认为这是每个职场人对自己人生价值的坚守。这是职场女性在走进职场,年轻朋友在走向生活之前就应该想清楚的,我们努力工作的目的是什么。同样也是高勐的问题,做人图个什么?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人一辈子不就图个被人高看、受人尊敬吗!

“刘阿姨,谁这么浪漫啊?”青垚问。

“好些年的旧事情啦。现在人讲求用钱、用地位来衡量值不值当,现实得令人发指,浪漫的理想主义已经不多了。”刘毅挽着陈教授的手臂,回答青垚的问话。

“你刘阿姨这话有毛病。”陈教授笑着问沈绎心,“小沈你觉得呢?”沈绎心偏着头笑了笑说:“刘阿姨的话也没错。事实上现实主义的确占据着社会的绝对比重,利益的对立和冲突受人性中根深蒂固的客观规律支配,是无法避免的,只能通过理性推衍获取生存条件的改善,以实际方法达到想要的结果。过去经济发展、社会变迁、需求敞口导致传奇频繁出现。随着权力均衡和现实政治的运用规范,这种影响越来越小,以浪漫的理想超越现实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少,所以刘阿姨才会觉得浪漫的理想主义已经不多了。”

陈教授含笑点头,青垚听着却不舒服,感觉有些话不吐不快,于是忍不住反驳说:“理想主义并不是空想更不是幻想,是基于对信仰的追求,相信人类可以突破自身的狭隘,通过与实践结合,产生务实的理想,这跟现实主义是信仰的两个极端。当然思想穷匮才会现实得令人发指,连‘主义’都谈不上!”

沈绎心开着车,客气地说了句“也是”。平淡的语气,一点儿招架之意都没有,青垚心想,这句“也是”的层面之下,显然还有着“也不是”的意思。陈教授尚且说了句“你刘阿姨这话有毛病”,而他却只是一言带过,分明是在包容理解她的渺小和幼稚,还不如那天陌拜的时候说她“浑身冒着傻气”呢!想到这儿,青垚气鼓鼓地“哼”了一声,沈绎心愣了愣,车里的气氛顿时莫名尴尬起来。

这个片段描写的是苏青垚抢白沈绎心,是关于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价值观的争论。苏青垚是个理想主义者,沈绎心因为经历太多,看问题更现实。从沈绎心不愿意招架苏青垚的行为看出,当苏青垚还处在争强好胜的阶段时,沈绎心对她的感情已经在持续发酵。我提倡女性朋友要心怀理想、脚踏现实地投入生活中,去赢得优秀男性的爱慕,而不是虚无缥缈地幻想着白马王子会骑马来当你的救世主。

“带钱了吗?”

“啊?”青垚直觉是听错了。

“借我两千。”

她重新坐回沙发,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我会还你的,放心。”男人神态自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拿着桌上的白纸签蒙着卡上的号码刻印下来,“我刚回国,还没有绑定各种手机支付”。

青垚当然是放心的,两千块钱还不够买他袖口上的钉子。她从包里掏出钱夹,愤愤不平地想,生平第一次被搭讪居然是借钱,够走运的!

“两千。好了,再见!”

“哎,别忙!”男人将手覆在青垚放钱的手上,“说了要还你。”他拿起桌上的铅笔,在白纸上“唰唰唰”地列式算起来,一边算一边说:“这张卡里还有余额四百美元,今天的汇率6.1432,现钞在纽交所和纳斯达克走一圈,凌晨两点收盘。卡上的钱应该会涨一千二到一千五,多出的算投资收益吧。喏,这里有我的签字,卡你收着,我不想欠女士的钱。”男人说完将铅笔往桌上一丢,银行卡已经放到青垚的手边。青垚定定地看着他,“你是……”他笑着点点头,肯定了青垚的猜测,“我在资金中心,如果你有兴趣,我也做私人理财的!”他一边解释,扬手叫来侍应生,顺手将桌上的钱放到他盘子里,“结账,不用找了。”

青垚无可奈何地看了他一眼,“我只给了两千,你存多了。”

“不多。我还得再跟你借一千,毕竟不知道还会碰到什么状况需要现金。”说完将手伸向青垚,态度诚恳。

居然还要钱!青垚觉得自己应该一拳撂倒他。

她看了看站在五步之外的侍应生,气鼓鼓地再数了一千元钱丢到桌上,转身离开了。刚走两步,她又转身回来,拾起桌上的银行卡,咬着牙警告说:“我只想验证一下你的理财能力,不要让我再碰到你!”

男人舒展着眉毛哈哈大笑。看着青垚离去的背影,男人颇有意味地端起那杯博瑞德,一口将酒倒入口中,转头望着青垚凝视过的方向,酒在嘴里含了半天才缓缓吞下。

花家天堂的露台上,沈绎心总算等到了姗姗来迟的青垚。

沈绎心看到她的瞬间,意外地开心,盯了半天才开口问:“怎么了?”

“喏!”青垚扬了扬手中的银行卡,忍不住讲起刚才遇到的修远国际的那个男人。沈绎心却问:“你需要钱吗,花这么长时间去应酬他?”

“你不需要钱?”青垚觉得他问得无理,“他是不是真能做到一晚上150%的投资收益,我得证实证实呀?”

沈绎心冷淡地回答说:“你需要钱,可以跟我讲。”

他这副不染红尘的模样,倒让青垚意外。能干出花二十万买个前途的事儿,看来他真不是个缺钱的主。“我需要钱可以自己赚。赚钱刺激有趣,伸手要钱的本事我还没学会。”青垚侧头看着他,“你为了赚钱,也用了很多手段,不觉得有趣吗?”

沈绎心说:“手段跟谋略还是有区别的。”

“谋略?”青垚笑了笑,“花钱买个前途或者试图靠女人达到目的,这是手段还是谋略呢?”

“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哪件事?”

青垚咄咄逼人,让沈绎心愁眉不展,他想了想才抬起眼皮说:“下午给你打完电话,我就到这里来了,我都做好了待通宵的准备,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我们可以……”

“之前呢?”没等沈绎心说完,青垚便打断了他,“打电话之前。”

“之前?”沈绎心的眉头蹙得更深了,“原来你都看到了。不要以为你看到了什么就是什么,其实也许那根本不是真相。”

青垚觉得这样的对话无聊透了。她怀着复杂的心情走上露台,隐约存着某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她期待沈绎心能够大气地嘲笑她小心眼儿,告诉她那女人是他的姐姐、阿姨,甚至是亲妈都好,后面才能顺理成章地继续。但是他含糊其辞地说些模棱两可的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吧。她想起沈绎心曾经说起女人,“男人取悦女性无非为了得到她的肉体或者精神上的依赖……我并不想陷入这种彼此折磨的境地……我选择简单些。”她感到失望,同时也非常自责。明明在对面看一眼就该走了!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如此冒失地接受邀约,无疑是在暗示对方、投怀送抱!那天晚上她已经干过傻事了,自己居然第二次干同样的傻事!

沈绎心显然无法感知青垚内心的汹涌,他知道下午的电话打得唐突。当时,他看到青垚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车里,出于本能地掏出手机,他说“不要以为你看到了什么就是什么,其实也许那根本不是真相”。这话是说给青垚听,同时也是在告诫自己。

“对不起!”沈绎心眼看青垚满脸不悦,赶紧为她拉开椅子,问,“想喝点儿什么?这里也提供鸡尾酒。我最近喜欢他家的飓风,酒精强度蛮震撼。”

“我来跟你打个招呼而已,不会坐很久。”青垚搜肠刮肚为自己找理由。

沈绎心感觉到青垚的抗拒,说:“佛家教人不要着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意思是让人不要执着所谓的眼见为实,亲身经历。人的眼耳口鼻身体构造,甚至精神思想随时都在变化,你所见到的事实并非事实,至少不是事实的全部。”

“《金刚经》?”青垚烦透了,“可惜我不懂。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沈绎心看起来愁苦不堪,他握住青垚的手说,“是我错了,跟你没关系。别走!”

青垚感到好像有什么锐利的东西刺得心痛,她后悔自己的冒失,丝丝缕缕的烦恼在胸中纠缠,觉得沈绎心指不定已经把她当成什么人了,索性说道:“有些话不该说,但你既然费尽心思,我也不妨顺顺你的思路。你有远大的构想没错,看到沈家对中药公司投入巨大,于是抢得先机去做销售,我感谢你信任我、提醒我。可别以为信了佛,就有了仪仗,偷心用不着走这套路。我们因天意相识,但注定是不同的,我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要走的路,对待事业的态度也有很多分歧。我理解你,也希望你好,明白吗?”

这个段落有关价值观和世界观的描写,苏青垚在酒吧遇到沈蕴诚向她借钱,见识了他如何进行资本运作,同时也是对对修远国际现状的一个侧面的缩写。紧接着,苏青垚跟沈绎心见面,她发现自己跟沈绎心在世界观和价值观的认知上有分歧,对金钱的认识也不同,她很理智地掐断了自己对沈绎心感情。年轻的女性朋友要明白一个现实道理,三观不同的人可能产生感情,但长久相处是很困难的,相互的沟通成本也很大。

苏炳浩始终没有承认自己的错,他的人生观实用而且有效,这么多年他就是朝着既定的目标不屈不挠地向前,在这个活跃的、充满机会的世界里打拼。走到现在,他超过了很多自以为是的优越的人,但他并不准备把这些人踩在脚下,告诉他们什么是成功、什么是体面,什么叫高高在上。他吃过敌人最苦的茶,也尝过朋友最毒的酒,他的心硬得像铁,全靠自身的顽强活下来,还准备着继续顽强地活下去。他从心底蔑视黎络渊这些人的价值体系,看着他们背负着没用的所谓德行、操守踟蹰不前。可恨的是他们一个个自己不前,还一脸正义地阻挡着他成长,不愿意看他前进。大部分时候他都懒得据理力争,与其浪费唇舌,不如干脆绕道做自己的事!对沈家人,他有着骨子里的愤恨,从开始调查大哥的死因开始接触,觉得这是一些可以轻易被利用的人,与绎心正面交锋之后他的愤怒到达极致,愤怒中掺杂着具体的恨,恨他为了虚伪的体面,在伤害他的人面前苟且偷生。

以上是苏炳浩的人生观,生存第一,生存至上的思想无可厚非。但显然,跟小说里的主人公比起来,这是一种较为落后的人生观。其次,他的精神不独立,开始是把自己的人生价值依附于大哥苏炳桓,后来又依附于权贵,这就等于把自己的房子建在别人家的墙基上,砌得再大再漂亮也经不起风雨,甚至不堪一击。苏炳浩的人生观第一次坍塌是由于大哥意外死亡,大哥的死带走了他的单纯和热情,展现给世人的只是个仪表堂堂的躯壳;第二次坍塌是他背靠的后台因贪腐倒台,他外表看起来依然意气风发,却像一只失群的孤雁,找不到自己的归途,在世界各地转了一圈后,选择回国接受调查。

——现在的苏炳浩看起来无甚异常,甚至还比常人多出几分历经沧桑的从容,他平静的时候表情淡然,只是眼神中时常透着一丝执拗。

“大哥过得苦,也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抽烟喝酒。以前嫂子管得紧不让,现在好啦,敞开了喝!”苏炳浩就这么淡淡地聊着,仿佛早已忘了身在何处,嘴里吐出的烟气将他包裹起来。苏青垚觉得他像尊石像置身在迷雾之中,耳边响起妈妈的话,爸爸的死带走了苏炳浩的单纯与热情,他如今展现给世人的只是个仪表堂堂的躯壳罢了。

——青垚看到苏炳浩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她面前,心中狂喜,意味深长地看着绎心,他却由始至终没有同她有任何眼神的交流。

苏炳浩显得踌躇满志,对“麝予仙”取得的硕果他没有太大的兴趣。这次来,是接受了爷爷的邀请,虽然绎兰死了,可他依然是沈家的女婿。从他们与爷爷的对话中,青垚知道,秦昊天被捕后,承认因私人恩怨杀害了陈跃翔,揽下所有罪行。她不知道苏炳浩如何得以脱身,但是看得出他故作意气风发的背后,是没有边际的空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北京阅途网站 ( 京ICP备15024768号 )

GMT+8, 2020-6-1 00:27 , Processed in 0.084465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