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途社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专注于孩子的阅读,专注于家庭的旅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旅行 招募

《共有的习惯》:全新出版,历史再次照进现实

2019-12-27 07:28| 发布者: 阅途活动| 查看: 8423| 评论: 0|原作者: 世纪文景

摘要: 战后英语世界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新左派最重要的奠基人,史学巨擘爱德华·汤普森于自己学术和政治生涯晚期写就了一部重磅作品《共有的习惯:18世纪英国的平民文化》,这部重构社会与文化的里程碑研究,全景呈 ...

美国民粹抬头,英国脱欧在即,身处社会上层的金融和政治精英们纷纷陷入茫然,对普通民众的选择大为不解,全球化浪潮在平民主义此起彼伏的呼声中遭遇逆势,精英与民众之间的疏离感日益强烈。思潮动荡,冲突频仍,历史却再次照进现实,当我们回望二百多年前工业革命的起源地英格兰时,会再次感叹太阳底下无新鲜事。

战后英语世界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新左派最重要的奠基人,史学巨擘爱德华·汤普森于自己学术和政治生涯晚期写就了一部重磅作品《共有的习惯:18世纪英国的平民文化》,这部重构社会与文化的里程碑研究,全景呈现了18世纪被资本主义破坏的底层生活方式。汤普森提醒我们注意,当时的英国并非是一个“有教养且从事商业的人民”居住于其中的欣欣向荣的消费社会,而是一个平民最终失去其土地的世纪,这个世纪尽管有农业“革命”和变厚的地租册,但它还是结束于严重的乡村贫困化中。

精英与平民的制衡与对抗

18世纪的英国,工业革命的影响开始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资本主义逐步兴起,并开始侵入人们的生活。英国的家长制统治面临危机,处于社会上层的乡绅贵族对劳动力的控制正逐步减弱,平民对乡绅的从属关系也逐渐衰微。与此同时,社会上层也卸下了父权的负担,不再尽过去保护平民的责任,而民众同样处于失去保护的境地。

汤普森重构当时社会的基本格局,不同于我们过去所认为的,不同的阶级利益水火不容,他提出当时社会可看作是一个作秀与反作秀的戏台,乡绅与民众处于相互制衡的关系之中。乡绅贵族通过象征性表演,尽力维持着日益衰微的霸权地位,而底层平民则借反作秀表明态度。两个阶层之间存在着一种奇特的互动,如果乡绅不够自律,过度剥削平民,那么平民就会通过极端的情绪和举动来使乡绅调节自己的行为,而这又反过来制约了平民做出过于极端的举动。“存在这样一种感觉,即统治者和群众相互需要,互相监视,在彼此的观众席上作秀和反作秀,缓和着彼此的政治行为。英国统治者尽管不能容忍自由劳动者的不服从,却在实践中表现出使人感到意外的对于民众骚乱的认可。”而就在这样的关系之中,一种平民文化开始兴起,成为下个世纪工人阶级形成的先声。

 

破除经济人迷思,发现人性更多可能

   旧秩序土崩瓦解,新秩序尚未获得权威,底层平民在抵制圈地运动,反对自由市场,逃避资本主义的过程中,诉诸的却是往日的传统与惯例,而在这其中,汤普森又以深刻的洞见提出了“道德经济学”的概念。

粮食骚乱是18世纪一种普遍和常见的民众抗议。汤普森认为,“有太多历史学者犯了愚钝的经济简单化的错误,忘记了动机、行为和作用的复杂性……(他们的)解释所具有的弱点在于一种对经济人的简单化看法。” 这一时期的“粮食骚乱是极为复杂的民众直接行动形式,它有纪律并且有清晰的目标,甚少出现非理性的趁火打劫。说骚乱是为暴涨的物价、为商人的违法行为,或者为饥荒所激发,当然是正确的。但是对这些问题的抱怨则是在一个关于粮食的销售、碾磨、制作中什么是合法而什么又是非法的共识之中发挥作用的,而这种共识则建立在从过去一直延续到现在的传统与惯例之上,其规定了社会的规范和义务、团体中不同部分应有的经济功能。而这些结合在一起,就构成了贫民的道德经济学。

由于资本主义或者说市场改造了人性和人类的需求,所以今人普遍认为经济人一直存在于各个时代。汤普森认为,现在必须对这一假设提出质疑。我们永远不会回归前资本主义的人性,然而,它那不同的需求、期望和规范,可以提醒我们重新认识到人性的可能性有多么广泛。

 

野蛮习俗背后的平民文化

除了粮食骚乱外,作者还重点考察了18世纪英国出现的两种典型民众行为,即“妻子买卖”和“喧闹游行”。

以往的历史学家常认为妻子买卖是一种野蛮的、不道德的陋习,甚至把这当成底层民众兽性的典型代表。但汤普森驳斥了这一观点,他认为妻子买卖有一套被民众广泛认可的仪式和规矩,不应将其视为不人道的商品交易,相反,这是底层民众一种“合法”的离婚和再婚途径。在这样的“交易”中,被卖的妻子往往还非常开心,可以说是自愿为之。民众当时捍卫这一习俗,认为这是一种习惯权利,当有官方出面阻止类似交易时,他们还会对其进行猛烈的攻击。

汤普森还考察了“喧闹游行”仪式,这种仪式一般指人们在游行中发出一系列粗鲁的、不和谐的音响,可能还伴随着精心设计的仪式,通常针对违反了某些共同体行为准则的人,比如游行的队伍在犯了错的当事人门前焚烧模拟像,或者让当事人骑在一根木棍上带着他游行,等等。汤普森指出,这种仪式并非乌合之众的鲁莽行为,而是可以看作公众执法的象征,在这种仪式之下包含合理性,可以化解高涨的敌意,将其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可以说,喧闹游行是平民的一种生活方式,在父权衰落、法度废弛的18世纪用以作为一种自我规范的手段。

18世纪的英国,上层的乡绅对底层平民文化的改革遭遇了顽强的抵制,平民通过捍卫习惯来捍卫自己的文化和权益,如此平民文化和贵族文化之间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正是对这一平民文化的研究,成就了汤普森晚期继《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之后又一部里程碑力作。

 

当下世界,全球化让人才与资金自由流动,而科技的迅猛发展也让世界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一切都欣欣向荣。但当全球性遭遇地方性,当一国之内各阶层之间无法平等共享全球化利益之时,底层民众的抵制竟与二百多年前英国平民抵制上层精英资本主义改革的故事颇为相似。《共有的习惯》现已由世纪文景全新再版,或可为我们思考当下问题提供历史镜鉴。

 

 [英]E.P. 汤普森 著

沈汉 王加丰

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北京阅途网站 ( 京ICP备15024768号 )

GMT+8, 2020-8-13 02:42 , Processed in 0.084915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