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阅途社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专注于孩子的阅读,专注于家庭的旅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旅行 招募

【精采书摘一】《你是这世界写给我最美的情书》

2018-9-3 07:47| 发布者: 阅途活动| 查看: 6069| 评论: 0

摘要: 你会义无反顾去撞的南墙

超人气作者

小岩井   烟波人长安   小新等I著

01 

你会义无反顾去撞的南墙

鲜衣怒马、烈焰繁花

在风华正茂的年纪,碰撞出绚烂光芒

从此成为心头痣,指间沙 念念不忘

 

 


包子的爱情

/代琮


有人世故,有人沧桑,有人讎,也有人意气风发。

但沿路花开,总有一朵让我们热爱。

 

这世上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懵懂的少不更事,青春的奋不顾身,成长后的润物 细无声。所以,经过青春,我们总以为爱情应该轰轰烈烈,带着生同眠死同穴的慷 慨,带着一往无前的锐气去爱去恨。

可我们终究会过去那个个性鲜明的时代,有人世故,有人沧桑,有人落魄,也 有人意气风发。但沿路花开,总有一朵让我们热爱。

包子是我的大学同学,虽生长在海边,但人长得斯文白净,还带点婴儿肥,乍 一看有点像小笼包,所以我们都习惯叫他包子。包子这人平时不怎么爱说话,总带 着一股子忧郁诗人的气质,我们都开玩笑说他白白浪费了二十年海边风沙的砥砺。

大二那年,宿舍里哥几个都陆续交了女朋友,就剩下包子还孑然一身。我们哥几 个都劝他,别老瞎晃荡了,趁着自己还算嫩,赶紧找个人把自己嫁出去才是正经。

后来,我利用职务之便,在学生会帮他介绍了个姑娘。姑娘叫秦爽,留着娃娃 头,远远一看,整个一副萝莉气质,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御姐。

我踉包子说:“哥们儿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可给我争点气啊。”

包子满口答应,开始和姑娘约会。


 

于是大二的下半学期,包子和秦爽单纯打了三个月的羽毛球。

我们知道后气急败坏,怂恿包子,不能这么干耗着,该推倒时就推倒,男子汉 大丈夫,怎么能在这种时候心慈手软呢?

包子说:“秦爽她练过三年的跆拳道。”

气得我们破口大骂。

包子伍怩着,说:“我们这样挺好的。”

当晩我们就拉着包子去了学校对面的饭馆喝酒,然后在包子的脸色渐红还能见 人,脚步飘忽还能走路,言辞模糊还能表白的时候,把他带到了秦爽的宿舍楼下。

包子推托说:“我什么都没准备,哪有这么表白的。”

我们商量着,事发突然,只好委屈下姑娘了,要不先买束花凑合下。

凑合归凑合,但也不能寒碜。凑了钱让包子上学校附近的花店买了捧玫瑰, 九十九朵,鲜红欲滴。

在繁星满天的晚上,包子手捧玫瑰花,两只胳膊不停地在抖,一句话咽了三口 唾沫,说:“秦爽,我们,在一起吧?”

我们在角落里偷偷看着,比自己表白还要紧张。

星光下的姑娘脸色白晳,神情自若,低着头不说话。

包子开始慌了,嘴里念念有词,秦爽我们在一起吧,秦爽我们在一起吧,翻来 覆去就这一句,双手不断往前塞,试图把玫瑰送到姑娘手中。

秦爽一直没动,我们猜测是被包子吓到了。

我们在旁边气急败坏的小声吼着:“抱她,抱她,抱她啊。”

包子似乎领悟到,把花往姑娘怀里一塞,双手抓着姑娘的胳膊抱住花。

“是抱住姑娘,不是抱花’不是抱花,这二货。”

我们在一旁喋喋不休地咒骂。

然而’很多年后我依然记得这一幕。

在有着明亮星光的晚上,一对年轻的恋人,他们似是在拥抱,怀抱中有一捧鲜 红的玫瑰,闪烁着晶莹的泪珠,是那样纯粹的爱恋。


 

我们很明显看到了姑娘脸上的泪光,秦爽哭了。

我们面面相觑,怎么办?怎么办?难道被当作非礼了不成?故事不应该是这么 发展的啊,那我们算什么?从犯,还是教唆?

仔细想了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啊,你见谁非礼的时候还带着玫瑰,这是在求 爱,最多只是骚扰,到了局子里也就批评教育,我们安慰着自己,继续看戏。

姑娘没有主动,没有拒绝,情况胶着,包子已经明显断电,这个时候他需要一 个充电宝,哦不,呸呸呸……他需要主动采取下一步。

包子动了,包子动了,我们目不转睛地看着。

接下来包子却做了一件让我们大跌眼镜的事。

包子把花用力往前一推,花在姑娘手里抱着,包子却后退了一大步。

这二货,明明已经在进攻“敌人”防线,却在自己家扔了颗手雷。

包子曝嚅着说了一句话,你还是先回去吧。

然后没等姑娘有所动作,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包子就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开,大 步流星地朝远处走去。

完蛋了,我们想。

手雷炸了自己的腿,于是他又在自己脑袋上开了一枪。

砰,万念倶灰。

这次真的死透了。

哥儿几个都去追包子了。

我想虽然战事草草结束,但还得有人打扫战场,毕竟以后还要见面。

我慢慢地靠近秦爽,她这个时候低着头,小声地啜泣。还在原来的地方,从包 子出现到消失,她一步也没有动。

我尴尬地望着她。

秦爽先说了话。

秦爽说:“包子跟我表白了。,’

我忙点头哈腰:“是啊,是啊,碰巧看到了。”

秦爽说:“包子是个好人。”


我看着,影子无声无息,

花瓣开始枯萎,远处灯光照耀,星星悄然坠落。

 

 

我说:“是啊,是啊,一直挺好的。”

秦爽抬起头说:“你能陪我走走吗?”

我只能说:“好啊,好啊,走走,就随便走走。”

黑夜里,人来人往,秦爽抱着玫瑰,瑟缩着,一步步走在前头。我看着,影子 无声无息,花瓣开始枯萎,远处灯光照耀,星星悄然坠落。

突然感觉悲伤笼罩。

我一路无话,倒是秦爽在说个不停。

秦爽踉我讲了她的故事---------- 个女孩的童年。

软弱的母亲经常遭到凶狼父亲的毒打,一双无辜的眼睛躲在门后害怕地流眼泪。

这似乎是一场单方面的杀戮,弱者没有哀号,胜者没有怜悯,锋利的刀一直收 割,终于割碎了少女柔软的心,也终于割断了那一点骨血亲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北京阅途网站 ( 京ICP备15024768号  

GMT+8, 2019-12-8 16:34 , Processed in 0.19568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